421111王中王心水论坛

杭州失踪女孩遗体在海里被发现

发布日期:2019-11-17 13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女童章子欣被两名租客带走的消息牵动着大家的心。经警方调查,带走她的梁某华、谢某芳8日已在浙江宁波自杀身亡。

据都市快报最新消息,今天下午15点左右,在象山松兰山景区海里发现了失踪女孩子欣的遗体。另外搜救队反馈:搜救任务结束了。

7月12日,记者从专案组了解到,目前,专案组警力正在全国多地调查案件,包括福建、上海、广东等两名租客近半年来的行动轨迹目的地,目前各项调查正在开展中。

2019年7月8日10时许,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,称孩子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,下落不明。接报后,淳安公安立即调集派出所、刑侦、网警、情报等部门精干警力联合开展立案侦查,专案组连夜赶往宁波开展调查。

经调查,被带走孩子名叫章子欣,女,9周岁,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。7月4日早上6点30分,家中租客梁某华、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,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。7月7日未按约定带回孩子,之后失去联络。7月8日凌晨,梁某华、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,女孩至今下落不明。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。

章子欣,身高130厘米左右,体态微胖,长发扎辫子,带红框眼镜。据视频跟踪,章子欣与梁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日23分,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,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,灰色凉鞋,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。

7月13日凌晨,有网友曝出疑似杭州女童失踪案的两名租客的抖音账号,记者梳理其中一个疑似梁某华的抖音账号发现,今年4月15日到7月7日,该账号发布的短视频记录了其到访的城市和景区。

这个名为“一生平安”的抖音账号,从今年4月15日到7月7日,共发布视频153条,账号信息显示为“浙江杭州男性”。

从4月15日起,其发布视频的定位分别显示为大理、昆明、重庆、长沙、郑州、徐州、天门、济南、青岛、西安、天津、北京、厦门、西双版纳、杭州、宁波等地的几十个景区。6月29日发布抖音视频显示,他已经到达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清溪村。我女朋友打了三针乙肝疫苗。没种上怎么

7月7日最后发布的一条视频定位为宁波奉化的黄贤海上长城,这段视频最后章子欣身着汉服出现在画面中。

该账号关注的一个注册为女性的同名账号,曾发布谢某芳与梁某华在多个城市的合影。

该抖音账号主人疑似为女性租客谢某芳,3月27日其发布的第一条视频为谢某芳与梁某华两人合影制作而成,视频中发布者用红底白色字体写着“和老公去旅游最开心”。

记者获悉,此前一段租客带女童在海边玩耍的视频,被网友指出所在海滩是福建漳州市东山县马銮湾。三人曾在附近寻找酒店。

7月13日,记者联系到三人最终入住的海之华酒店。酒店经理翁女士告诉记者,租客与女童三人通过网络预定了房间,7月4日下午将近6点时,三人到店入住,7月5日上午10点离店。该酒店是一家别墅式酒店,三人预订的是一个388元的大床房。入住期间,酒店员工曾与两名租客和小女孩交流过,小女孩很开心,感觉不到什么异样。

7月4日晚18时,章子欣奶奶曾收到孙女发来的语音称“奶奶,我找到别墅了”,同时说“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,晚上再跟你说。”时间与上述酒店负责人所述时间相吻合。

7月5日,章子欣奶奶还收到一段视频,显示章子欣在一处靠近沙滩的绿道行走。

一段视频显示章子欣带着蓝色泳圈在一处沙滩玩耍,地点被证实为福建漳州东山岛。

据闽南网报道,7月12日,记者从漳州东山县公安局相关人士获悉,7月4日,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到达东山县,他们去过东山马銮湾。直至7月6日凌晨4点左右,三人安全离开东山县,乘坐出租车南下至广东汕头。

另据新京报报道,三人入住海之华酒店之前,曾在附近一家酒店预定了270元的豪华大床房,但到店因酒店无房取消订单离开。

昨晚(12日),记者致电漳州市110报警平台,接线工作人员表示,因为最终事发地在浙江,截至目前,辖区内没有收到相关警情,暂时没有更多信息透露。

警方披露的监控视频显示,7月6日23时许,两位租客带着章子欣出现在浙江宁波,入住宁波火车站南门的桔子酒店。该酒店工作人员向记者回忆三人入住时表示,女孩跟着他们并不显得有异常,孩子仍然乖巧和服帖。

【南都N视频 还原租客活动时间轨迹】视频:叶秋艳 曾俊豪 实习生 许跃鹏 编辑:胡利超

前天,浙江警方已经赶赴梁某华、谢某芳的老家广东化州调查。12日下午,记者赶赴广东茂名化州。

化州橘城西路距离谢某芳的老家有60多公里、距离梁某华的老家有10多公里。梁某华的家位于官桥镇六堆村,村子沿着S284省道。

来到村口一户开着房门的人家,一家人正在给家里的小朋友唱生日歌。听有人问起梁某华的名字,大人们都收起了脸上的笑容。

“我们知道他出事了!”一位村民说,这几天,新闻里都在说这个事,警察也来过,说他和另一个女的自杀死掉了。

依着村民们指的路,记者走过一片泥泞的小路,梁某华的家就在路边一幢小屋里。

村民们一再提醒,千万不要去敲门,家里只有梁某华80多岁的老母亲一人,虽然村里都传遍了,但老人还不知道。前段时间,老人生病住院了,前两天刚出院回来,一个人也很可怜。

一位村干部说,梁某华离开村里十多年,他读过几年书,刚开始在家务农,后来也和大部分人一样出去打工了。

这位村干部说,梁某华有两个孩子,小儿子15岁,初中刚毕业,大女儿20岁,在外面打工。小儿子出生两个月后,妻子就离开了他,据说是因为很严重的事情吵架,后来再也没回来,两个孩子都是爷爷奶奶拉扯大的。

十几年前,梁某华也外出打工,一去就没回来过,几年前他父亲去世,他也没回来,也没给家里寄过什么钱,两个老人养两个孩子,他们一家日子一直都过得紧巴巴的。

记者之前在杭州、宁波多地采访时,见过男租客的人都表示,“明明看起来不像有钱人,他为什么要跟我这样吹自己呢?”

7月7日,两租客自杀前一天,上午10点多,他们带着女孩坐上郝师傅驾驶的新能源网约车。

郝师傅说,他印象最深的是两租客一路上都在问(宁波)哪里好玩,当时,这趟生意的目的地是海上长城景区,但是到了目的地以后,两人又说要换地方。第二个目的地是东钱湖,三人下车后不久,他们又联系了郝师傅,说要去松兰山。

一路上,男租客一直跟郝师傅说自己很有钱,老家几十套房子,开的是兰博基尼,男租客边说还边给郝师傅看自己的微信头像和封面,说(头像和微信)上面的车就是他的。

在两租客曾经住过的7天连锁酒店,酒店的厨师和前台也和记者说,男租客曾经多次提到自己家里很有钱。

酒店厨师说,在租客两人住在酒店的十几天里,他们经常会买了菜让厨房加工,或和他们一起拼桌吃饭,菜每天都会换点花样,有时有肉,有时有鸡或鱼。

在吃饭时,男租客经常会说自己家里条件多好,女租客还说,他们在淳安当地有个很有钱的朋友,但是那么多天,酒店里的人从来没见过他们口中的朋友。

另外,酒店工作人员说,两个人的一些行为现在看来也令人有些费解,比如他们有时节约,很少有住店客人自己买菜让厨房帮忙做的,但有时又很大方,比如他们的菜单里,经常有鱼有鸡这些荤腥,买来的水果也会分给大家吃。

与失联女童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坚守救援现场期盼失联女儿讯息不同,章子欣的亲生母亲曾女士至今未公开露面,也没有从老家重庆赶赴浙江。

在章军报警女儿失联的7月8日,恰逢曾女士如约从重庆专程到杭州办理离婚手续,当天上午,章军与曾女士在淳安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,在求见女儿不得后,曾女士离浙返回重庆。

种种“反常行为”引发了网友对章子欣母亲的质疑。更有一些网友怀疑,她是否与女童失联事件本身有直接关系。

近日,记者电话采访了远在重庆老家的曾女士,在接受采访中,她对网友的质疑和网络传言进行了正面回复。

失联女童母亲:没钱回象山,一直在刷关于女儿的新闻。澎湃新闻记者 杨亚东 张刘涛 视频编辑 陈雅儒(01:36)

面对网友的质疑,面对为何不来浙江近距离守候女儿的讯息,嗓音疲惫的曾女士给出了很现实的回答:“我想来,但实在是没有钱。上次来杭州办离婚手续的路费还是借的,还欠着。”

曾女士告诉记者,在确认女儿失联后,由于担心女儿,她一直处于失眠状态,时不时会刷新闻报道了解女儿的情况。

远在重庆山区老家的她,只能通过与女儿的姑父电话联系,或向自己联系的记者打听最新进展。但拮据的家庭,成为她到浙江象山的最大阻碍。

她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,因生活拮据,此前为筹集赶赴浙江与章军办理离婚手续的路费,她已欠下亲朋6000元外债。前债未了,她无颜再向亲朋开口。窘迫的经济条件让她无法承受再次远途出行。

她说,办离婚手续期间,自己并不知道女儿已经失联,也很想见见女儿。提出要求后,章军说女儿被人带出去玩了,由于章军和公婆一直很疼爱女儿,所以她并不十分在意,随后带着遗憾离去。直至7月10日女儿姑父发来消息和新闻链接,才知道女儿已失联,当时她已返回重庆。

曾女士告诉记者,她目前在广东东莞某硅胶厂工作,主要工作是为工厂的成品进行安全检查。平均月收入3000元。虽然在广东工作,生活上会有同在那边打工的父亲和其他亲戚帮衬,但她要独力承担房租和生活开支,并与父亲一起定期寄钱回老家。一来二去,极少存款。

对于为何不向前夫暂借经费前往浙江,她表示,自己4年前离家出走后,因腰部旧伤病发,当时章军主动提出要为她承担医疗费用,她拒绝了。离婚后,她更不可能会去花前夫的钱。

她向记者介绍,她山区老家的经济不发达,外出务工是当地人的主要选择。自己与前夫章军,也是她17岁在杭州打工时相识的。2010年,他们有了章子欣。当时自己年纪太小,直到2013年才与前夫领到结婚证。

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,章子欣离家后,章军不放心就索要了租客的手机号和微信。其间双方保持联系,梁谢二人不时发一些照片视频让章军放心。但保持联系的过程中,有一个细节令人费解。

据章军向媒体提供的与梁谢两租客对话的微信可以看到,就在章子欣被带走的当天晚上,梁某华在微信上发来了“28。29.51”“64。68”等数字。

聊天记录显示,梁某的上一条微信是语音,二者似乎没有明显的相关性。章军也并未回复。

来源:红星新闻、南方都市报、都市快报、澎湃新闻、闽南网、浙江之声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